为了“一个鸡蛋”的暴走

编辑:意空间    日期:2012-01-20       主编 QQ:172108624

为了“一个鸡蛋”的暴走

2011年4月10日,我收到一封意外的电子邮件:给我最亲爱的朋友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决定参加4月23日苏州城“一个鸡蛋的暴走”行动。发件人是陈南,一位在民间公益基金会任职的朋友。为了让贫困地区的孩子每天都能吃到一个鸡蛋,他决定暴走50公里筹款。发这封邮件,是想跟朋友们打个赌———如果能走完,你们是否愿意捐点鸡蛋钱?

是的,我也要报名

这封长信解释了“为什么要暴走”和“鸡蛋计划靠谱吗”这两个核心问题。当我看到“你也要报名吗”,我想,是的,我也要报名。

同一天,这封邮件也从我的邮箱发了出去,收件人基本上包括了所有我认识的朋友。

关闭邮箱,我又恢复了忙碌的工作状态。当天晚上回到家,打开邮箱,发现里面已经躺着好几封回信。“你走完,我就去买鸡蛋”;“年纪大了,别硬撑,但支持你”;“我也要走,捎带着我”……当这样的回信累积到10封时,我开始感到压力了,万一我走不下来怎么办?我这辈子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。

临行的一个礼拜,我跟一个好朋友说起我的担忧。她说,没关系,你的朋友们不会在意你是否能走得完,他们支持的是你的这一份勇气和一片爱心。

在路上

4月23日早晨7点半,我们一行61人的“鸡蛋暴走”队伍从苏州南山公园出发了。

我们的队长跑过全程马拉松,队员们基本都是经常参加户外运动并且年轻力壮的85后。我这个“老弱病残”完全属于给队伍拖后腿的。

一出发,我便掉了队。为保持体力,我尽量以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匀速前进。每走完一个5公里,我就拍一张照片上传到微博留念。

每刷一次微博,都会得到朋友们的鼓励。围观我暴走的人从美国东西两岸到上海、珠海、香港等地。朋友们为我认捐的鸡蛋钱,也随着兴致的高涨一路飙升。

动摇,坚持

走过22公里,我已显出疲态,之后每公里都举步维艰。35.6公里第二个打卡点过后,一直相依相伴的Tiffan因为脚上磨出了十几个水泡,不得不放弃行走。在她非常不甘心地坐在公交车上回头看我的那一刹那,我动摇得非常厉害———不走也没关系吧,朋友们会体谅我的。

就在这时,Tiffan对我大喊:“你要加油!”我站在路旁看着远去的公交车,掏出手机,刷了一下微博,看了看大家摇旗呐喊的信息,塞上耳机听着音乐继续前进。

抵达是另一个开始

东蔡,42公里。天色已经开始变暗,我拍下了抵达终点前的最后一张照片。之后的6公里是最艰苦的。

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,不知谁说了一句,“还剩最后500米啦!”那是最长的500米,总以为前方亮灯的地方就是终点,却发现那是车灯。不知多少个“500米”过后,我们看到了来迎接我们的Tiffan,以及已经到达的大队人马———大家拥抱庆祝,差点儿喜极而泣。

但“一个鸡蛋的暴走”还没有结束,抵达是另一个开始。

4月24日,我把自己每5公里留下的照片连同一封“催款信”发给了朋友们,有人把“一个鸡蛋”的宣传页贴到了她的淘宝店主页,有人在网站上分享了我的故事,还有人说下一次“鸡蛋暴走”要让她们的孩子也参与进来,公益要从娃娃抓起……

从起初的怀疑和忐忑,到如今的信心和感动,在这个50公里行进过程中,我找到了真实的自我。

摘自《普知》 图/李坤

微信添加 weiweiqi2014 关注微奇文摘,一张图,一哲理,每天一次的心灵之旅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,原文链接:http://yispace.net/210.html
标签:, ,     标题:为了“一个鸡蛋”的暴走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