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虽然大字不识一个,但我永远爱她

编辑:意空间    日期:2013-06-26       主编 QQ:172108624

(文/农民小混混母亲说,她怀我的时候,还要下地干活,洗衣服。吃的也不好,家里没钱,不能像别的怀了孩子的妇女一样有肉和蛋吃,顶多是碗热乎乎的面条。我是她第四个孩子,还在肚子里的时候,就有管计划生育的乡干部恐吓说,如果我母亲执意要生,就来家里推房子。有人劝她打掉,说不定是女娃,母亲咬咬牙,舍不得,即使是女娃也是一条命啊,她倔强,坚持要生下来。

母亲虽然大字不识一个,但我永远爱她

她躺在医院里看到我的时候,很高兴,白白胖胖,是个健健康康的男娃,七斤二两。都说孩子是娘亲的骨肉,她怀我生我的时候受苦了,好不容易生下来,身上轻松了不少。我的出生让可怜巴巴的父亲乐开了花,家里穷,加上他没有兄弟帮衬,势单力薄,经常被队里干部欺负,所以他希望母亲生个男娃,将来大哥和我两兄弟就不会被人欺负。

我生下来不到一个月,乡干部就鬼子进村一般闯进家来,绑好了绳子,说拿不出钱来就要把房子的顶梁柱拉倒。母亲苦苦相求,说没了房子就没法活了。村里的老人都替我父母说话,这群干部才转而以稻谷做抵,看着那伙人闯进谷仓搬走家里仅有的几袋稻谷,母亲说,当时想过死。

我出生的时候已经到了农历11月,秋收已经过了。家里没了粮食,只好四处去借。父亲是个脸面薄的人,甩不开读书人的脸面去低声下气求人,母亲不怨他,她自己也是个要强的人,从不轻易去跟人借东西,但这次不借也得借,不然我们兄弟姊妹四个真要饿死了。她一句话不说,抱起我去了娘家,让大舅用大板车拖回来几袋救命的粮食。

父母亲结婚的时候,父亲家里穷,什么彩礼都没有。那时父亲养了口大肥猪,他就一个人牵着这口大肥猪去外公家,把母亲娶回家那天,自行车都是借的。我问过母亲,那么穷,你怎么就嫁了?母亲笑笑说:“也不想啊,但你外公好凶,他看中了你父亲,而且也答应了把我嫁给你父亲,就不能反悔啊。”长大后再回想母亲的这些话,渐渐感觉到,其实那时她是喜欢上了父亲。

母亲有六姊妹,她排行老二。据外婆说,六姊妹里母亲是最能干的,勤快,里里外外都能做。在田里插秧地里锄地,村里的妇女没有比母亲快的。母亲有个特点,干活的时候不喜欢说话,认认真真的,即使是从早到晚干活也不叫一句苦和累。我们四姊妹像母亲,做事的时候都闷着头,踏踏实实的。

母亲嫁过来的时候,家里还欠了很多债,爷爷治病花了不少钱。母亲一分不赖,一一应承下来,保证还。两个人操持几亩薄田,父亲那个时候也学了裁缝,替村里人做几件时新衣服,因为手艺好,附近几个村谁要是想做件新衣裳,都会买好布来我家。渐渐地,手头活泛了,还清了债和利息,一分不欠。母亲说,还完了债,心里的石头没了,开始想着挣点钱过日子。

我七八岁的时候,父亲跟着别人去了广州打工。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操持,母亲能干,田地里的事忙完后,就去打散工,帮别人家插秧,或者去码头挑鹅卵石。我那时虽然小,但很心疼母亲,傍晚收工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,我赶忙把她衣服找好,倒好热水,让母亲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。母亲累得腰酸背痛了,我给她捶背,这里按按那里捏捏。人小,没多大力气,捏来捏去根本没有力道,但母亲总是表扬我聪明,自学按摩。

母亲年轻力壮,干活能抵得上一个男人,又不偷懒,主家觉得母亲人实在,每次都是给一个大工的钱。母亲拿着工资回家,我总跟小狗一样围着母亲脚跟打转,要母亲买苹果吃。母亲虽然一直省吃俭用,但从来都是省自己,不让我们受半点委屈。现在想想,母亲那时候也才三十几岁啊,正是女人生命中最茂盛的年龄,但为了一家人,她真的吃尽了苦。父亲每每从广州寄钱回来,母亲都存着,为将来我和二姐读初中留作学费用。父母亲,用自己的双手辛勤劳动,这么多年,一点一点丰满着我对家的记忆。

母亲说,小时候我是个又乖又敏感的孩子。每次去外公外婆家做客,亲戚们都开玩笑说我是女孩子,不会叫人,也不怎么跟人说话。母亲总会替我解围,以至于我遇到陌生人,总喜欢往母亲的怀里躲。我天性不怎么爱闹,喜欢学习,所以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,母亲对我有很大期望,见我玩多了一些时间就会问我有没有做完作业,她总是叫我要努力读书,将来考大学。

我读到三年级的时候,大哥大姐正读初一,四个人的学费家里没法负担。父亲母亲瞒着我们商量了很久,决定弃车保帅,让大哥和大姐从初中回来,我和二姐继续读,以后母亲在我面前总说对不起我哥和我姐,让他们早早辍学也是不得已,四个孩子里只能让小的读。他们一直省钱啊,省啊省。但还是让大哥大姐辍了学。

母亲说,我的小脑瓜很灵,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常常在晚上睡觉前读诗给我听,我天天听,跟着一起念,就依依呀呀的背出来好多,直到现在,小时候背过的的东西还记得好多。母亲唱歌很好听,会唱《赞美诗》里面好多歌,我经常跟着她去教堂做礼拜,听她唱歌,也学会做祷告、唱一些简单的赞美诗。五岁的时候我开始跟着父亲练毛笔字,每天写四张字帖。父亲坐在缝纫机上做衣服,我就会伏在旁边的案板上一笔一划地写毛笔字,这是父亲给我的唯一的作业。他毛笔字写得奇好,村里的对联大多都是他写的。每次有来找父亲做衣服的,都要夸我,说我以后会超过父亲。我心里美滋滋的,我写的是方块字,头不顶天,下不落地,就在一个无形的小方格子里的方块字。

我现在长大了,我的母亲却在迅速的苍老。我看母亲年轻时身份证上的照片,她年轻的时候真的很美,扎着两个辫子,很村姑的美,很干净的美。我的长大,变成了母亲老去的印迹。我在外面读大学,在外面学习,在外面恋爱,在外面成长着我的年华,我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,我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痛苦,我会想念我的父母。每周打电话给他们,我很少告诉他们我发生了什么,只说好,我挺好的,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。我明白,我们之间,是生带来,死不带走的关系。不管受了什么苦,不管有多悲伤,自己尝试着去吞没,自己尝试着去感受这些个冷暖。

四姊妹中,大哥和两个姐姐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也有了孩子,我们经常在网上视频,他们也渐渐地把我当大人了,家里的事也会征求我的意见,尽管在他们心里我还是不懂事的弟弟。我总会在心里感谢母亲,如果当初不是她生下我,我怎么会有这么幸福的家,她虽然大字不识一个,但我永远爱她。

微信添加 weiweiqi2014 关注微奇文摘,一张图,一哲理,每天一次的心灵之旅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,原文链接:http://yispace.net/11423.html
标签:, , ,     标题:母亲虽然大字不识一个,但我永远爱她
上一篇:
下一篇: